中二病晚期,肖想美的降临。

大家本人了!说出了心声啊啊啊啊啊啊啊!!!元首的悲愤是真的,我的也是!表白天才的永红姐

要成为罗特希尔德!:

元首素材,随便加了加字幕,极其恶俗,纯属恶搞,表达我对卡马没有续作的怨念(

受各位太太影响重刷《浮士德》,看到这段白学笑死过去

卡拉马佐夫号列车

伊万&斯麦尔加科夫,偏伊万个人
ooc常识错误,例行忏悔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病人伊万·费奥多罗维奇·卡拉马佐夫的诊疗记录(节选):
   

    "我能想起的事不多。但如果非要讲的话,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。或者说是一个梦。您是心理医生,应该会明白这种混淆真实与梦境的情况…不过不是幻觉。正常人也常出现这种状况。也不是人们常说的‘往事如梦’…要么是大脑将梦境造得太过逼真,要么是事件本身发生得太不合逻辑。总而言之,这件事的色彩十分遥远,说不定我是从哪本书上读到的……
  ...

冬之祭

骊姬/荀息
将死之人的疯言疯语与自愚自乐,建议当作平行世界阅读(假装骊姬是被鞭尸)

感谢 @范文子跳楼了 ,您是我的μ’s

相关阅读 勉强算作姊妹篇的[献公&士蔿]紫夜

[骊姬/荀息]冬之祭

 

晶莹的液珠划过雪白的脖颈。仿佛是受了惊,酒杯从女子手中滑落,蹦跳了几下,乖巧而顺从地滚到了荀息的脚边。他刚赶来就看到了这副光景。骊姬仰头站在台阶的尽头,身姿高傲又艳丽,一如既往地主宰着整座宫殿。丝帛优雅地包裹着她曼妙的身躯,烛火下的纹饰像铁焰流淌的黄金之河,喧嚣奔腾直上九天。她回头,粲然一笑,荀息的膝盖像是接收到了命令自觉弯曲。他拾起笨重的酒器,...

文请走这里

其实我更想贴Beyonce翻唱版本的,但找不到

Back to Black

曦瑶,标题来自歌曲Back to Black

原著背景,金光瑶还魂,还有和尸体没区别的原创女性角色

 

无来由地,他感受到另一副躯体的重量。

还有拂过额面的、女子般的发丝。

光是略往下倾,他的皮肤就要被冰凉的鼻息灼烂了。

他知道那是谁,也知道他来自黑暗。

观音庙一役后,蓝氏宗主蓝曦臣闭关不出,云深不知处诸长老颇为焦急。数月后,泽芜君出关,精神不如昨日,劳累更胜以往。蓝湛可闲云野鹤,逢乱必出,悠然忘机,而蓝涣不可。他得明镜高悬,正大光明,俯首案牍,为苍生之臣。夙辛夜劳,终是惊动诸长老。思量起蓝氏的未来,他们度忖着,是时候给蓝氏结一门亲事了。

两年后,他们果真找到一个合适...

红与黑

金光瑶/秦愫

《红与黑》paro,来搞笑的

上篇请戳 [金光瑶/秦愫]鸦食 

“啊,这里实在太闷了,”秦愫扔掉笨重的团扇,“您不这样认为吗?”

富丽堂皇的金麟台是侯爵金光善的府邸,金陵的人们说那里连柱子都贴上了金箔。高贵的宾客往来如云,而他们,要结交更高贵的大人,因此,他们有权鄙夷只配当个侍者的金光瑶。“外省婊子养的杂种”,秦愫打赌,在这个夜晚这个词她听了不下十次。

沉默的金光瑶像是在思索什么。这是很不常见的:这个瘦弱的青年通常只有笑一种表情。正如锦衣华服与他矮小的体格并不相称,只要用心观察,不只阅历丰富的长者,谁都能从他的微笑中挑出无奈、忍耐与虚伪。金光瑶起初想...